中国援柬医疗专家组抵达金边
来源:中国援柬医疗专家组抵达金边发稿时间:2020-03-28 22:28:32


医院的医疗资源承受能力已到最大极限,院内的重症监护室已经满员,不少病人只能在急诊室和走廊上接受治疗。

“在全国联网的基础上,精准隔离防控应做到对个人行动轨迹的实时追踪,基于个人新冠病毒感染状态的数据,除了‘绿码行,红、黄码停’的标准,人的通行不应再受限。”董亚峰说,这将最大限度方便人们的生活。

一位意大利医生哭着说: 我们不得不在40岁的病人和60岁的病人之间选择...这太残酷了。

“对这个新的病毒性疾病还有很多不认识的地方,还在逐渐积累经验,通过各种研究、临床观察,希望通过大量的数据观察、研究工作,能够逐渐认识新冠病毒的整体特点。”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王贵强说。

除了工作条件,他们的工作状态也让人担忧。

美国堪萨斯大学医学院教授董亚峰认为,“只需严防输入”的观点是片面的。他解释,目前疫情防控确实是要重点防控“输入型病例”。但二次疫情复发仍然可能由以下情况的国内患者引发:

例如在对病毒传播途径的认知方面,钟南山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最开始以为新冠病毒是经飞沫传播、接触传播,后来发现在粪便和尿液中也能够分离出来,对它的潜伏期、发病特症等都是在逐步的认识中。

科技日报:武汉应不应该全面解除封城

3月26日,在武汉北高速收费站交通卡点,工作人员对乘车人员进行测温。

科技日报记者就此联系了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教授,3月27日,张文宏教授回应科技日报:“保持警惕,防控措施要紧,但是方向与第一阶段有不同。”